京剧常用锣鼓用途及打法

冲头
以大锣、小锣和铙钹交叉合奏,音量一强一弱,配合上场、下场与一般的动作,以及在念白中加强语气用。但主角的第一次上场不用;一场戏的结束时人物的下场也很少用。例如:《空城计》中探子的三报,即用冲头上场;《连环套》中窦尔敦念:他就暗发后,也用冲头来配合动作和加强语气。

本文中的锣鼓谱代音字,用的是中国戏曲研究院创始的拉丁字母代音法。也叫作打击乐简谱:

长尖
以大锣、小锣和铙钹相间击奏。形式、用法与冲头大致相同,只是适用于由慢转快的动作上。例如:《群英会》中周瑜唤众将进帐时,众将上场即用长尖;又如起霸时上场亮相后,在往台口走的时候就用这个点子,不过比一般的速度较慢一些。

单皮鼓:读大或登,右手单楗重击)

长丝头
以大锣和铙钹相间击奏,用途及作用略同于冲头,大都用在唱罢摇板之后的人物上下场,以此代替冲头。例如:《斩马谡》中诸葛亮唱罢算就汉室三分鼎,险些一旦化灰尘两句摇板之后探子上场时,即用长丝头。

小锣长丝头
专用小锣击奏,配合较急促的上下场和走圆场等动作。例如:《金玉奴》中金玉奴给莫稽去取豆汁的匆忙下场,《牧虎关》中高来向高旺报事的几次上声,《打焦赞》中杨排风的上场等,都用小锣长丝头。

带锣
常接在唱腔之后,配合跑原场和武打等动作时使用。例如:《打鱼杀家》中萧恩唱完江湖上叫萧恩不才是我一句以后,与教师对打时即用带锣。

檀板:

小锣带锣
小锣带锣的作用略如阴锣,常用于配合台上较浪费时间的动作。例如:《洪洋洞》中老军程宣作掘土掩埋孟良、焦赞的尸体的动作时,即用小锣带锣。

大锣:

一封书
用于配合武戏的某些比较缓慢的对打动作,节奏型基本是冲头,但开始的底鼓不同,且节奏和速度都比较平稳缓慢,音响沉着有力,乐器并加用堂鼓。例如:《艳阳楼》中高登与花逢春、呼延豹、秦仁等人对打时,即用一封书。

小锣:

慢长锤
慢长锤多用于人物上场时。慢长锤是由长锤和夺头结合而成。多用于原板、慢板或二六的入头,或是配合比较缓慢的上场、更衣等动作。例如:《甘露寺》中孙尚香慢板唱上时,《草桥关》中铫期唱完转过了万花亭太和殿上一句之后,《文昭关》中伍子胥和皇甫讷互换衣服时,都用慢长锤。

铙钹:

快长锤
快长锤是由长锤和凤点头结合而成,演奏时速度较快。多用于快板、流水、摇板的入头,同时配合较急促的上下场或走圆场的动作。例如:《定军山》中黄忠攻打开荡山上场唱快板时;《打鱼杀家》中李俊、倪荣上场开唱前,都用快长锤。但快长锤在习惯上不作为二黄摇板的入头。

堂鼓:

散长锤
又名撞金钟、摇板长锤。是散板的入头,或用以配合缓慢、迟疑情绪的动作。例如:《文昭关》中伍员的上场;《二进宫》中徐彦昭、杨波的上场,都用散长锤。

常用锣鼓经
冲头以大锣、小锣和铙钹交叉合奏,音量一强一弱,配合上场、下场与一般的动作,以及在念白中加强语气用。例如:《空城计》中探子的三报,即用冲头上场;《连环套》中窦尔敦念:他就暗发后,也用冲头来配合动作和加强语气。但
长尖以大锣、小锣和铙钹相间击奏。形式、用法与冲头大致相同,只是适。例如:《群英会》中周瑜唤众将进帐时,众将上场即用长尖;又如起霸时上场亮相后,在往台口走的时候就用这个点子,不过比一般的速度较慢一些。

闪锤
又名拗锤、反长锤,用于流水、快板、摇板的入头。但在习惯上只限于已在台上的角色开唱,而不作唱上的锣鼓,也不作二黄摇板的入头。例如:《空城计》中诸葛亮唱我用兵数十年从来谨慎前,《打鱼杀家》中萧恩唱父女们打渔在河下前,都用闪锤。

念法:|大台|仓七 七七|才台|仓才|仓才:||:仓才 |仓才:|仓 才|仓|

纽丝
多用于散板的入头,同时也配合上场、下场及一般的动作。如《空城计》中诸葛亮下城后,唱人言司马善用兵一段之前,即用纽丝;再如《四进士》中宋士杰被轰下堂去,在他唱散板前,为了配合他的伤痛和挣扎起立的较迟缓的动作,也用纽丝。在配合人物动作时,大锣可适当地人揣锣或加锣来加强伴奏气氛。

Ct,
长丝头以大锣和铙钹相间击奏,用途及作用略同于冲头,大都用在,以此代替冲头。例如:《斩马谡》中诸葛亮唱罢算就汉室三分鼎,险些一旦化灰尘两句摇板之后探子上场时,即用长丝头。

快纽丝
快纽丝也是散板的入头,也可以配合上下场用,常用于比较匆忙、紧迫的情境。如《大保国》中杨波上场时唱的散板,即用快纽丝作入头。演奏快纽丝时,不宜打得太长。

念法: 大衣 台|仓台才台|仓台 才|仓 才|仓 才||:仓才|仓才:||仓 |才|仓|

抽头
又名七字锣,作用是原棉的入头,但习惯上只作接唱的二黄原板或四平调的入头,而西皮原板不用。例如《文昭关》中伍子胥唱二黄原板哭一声爹娘不能相见,不能见,爹娘啊以后,接打抽头再唱原板。另外,也可作摇板的入头,二黄、西皮都可用,但二黄用得较多,例如《草桥关》中刘秀唱二黄原板叫内侍忙摆驾后宫来进,唱散以后;《大保国》中徐彦昭上场后唱摇板,都用抽头入二黄摇板。

4.
打法说明:反复小节中的音在实际演奏时,是不打的,这是为了好念,帮在谱中附加记出。

小锣抽头
小锣抽头也是摇板、流水、快板的入头,在文静的气氛下,配合上场、下场、走圆场及其它的动作。例如《洪洋洞》杨延昭第二场上场唱二黄摇板时,《打渔杀家》萧桂英捧茶上场唱西皮摇板和《桑园会》秋胡上场唱快板,都用小锣抽头。

6.
慢长锤慢长锤多用于人物上场时,由长锤和夺头结合而成。多用于原板、慢板或二六的入头,或是配合比较缓慢的上场、更衣等动作。例如:《甘露寺》中孙尚香慢板唱上时;《草桥关》中铫期唱完转过了万花亭太和殿上一句之后;《文昭关》中伍子胥和皇甫讷互换衣服时,都用慢长锤。

滚头子
滚头子不作开唱用,只是配合动作。例如《定军山》中黄忠接到夏侯渊走马换将的通知,决定将计就计。当他传令全军以后,在思考明天阵前如何骗过夏侯渊时,就用滚头子来配合表现他用手势虚拟的各种动作。

念法一:O 台||:匡七 台 七:||匡 七 台七 台|仓 令才 乙台 仓|大扑 台 仓|

大锣水底鱼
[水底鱼]原为昆曲干念的牌子,京剧移用,省略原有的词句,只用锣鼓部分。主要用途是配合行路时匆忙急促的步伐。例如《望江亭》第一场,谭记儿与白士中下场后,白道姑念:待我关了观门。随即由四家丁、张千、李万引杨衙内急忙上场,这时即用水底鱼锣鼓。

如作为原板或二六入头时可按照拍演奏。

小锣水底鱼
小锣水底鱼用法与大锣水底鱼略同。例如《打鱼杀家》中丁家教师赴萧恩家催讨鱼税时的上场和《女起解》中崇公道进监时的小圆场也用小锣水底鱼。

念法二:大大大大|衣衣台||:匡 七 台 七:||匡 七 台七 台|仓 令才 乙台
仓|大扑 台 仓||

四边静
[四边静]原为昆曲的干念牌子。除了《青石山》中周仓需要念词以外,一般只是代替水底鱼使用。四边静锣鼓也可以分段使用,例如《空城计》第二场,马谡、王平发兵街亭时,即先用四边静的前半段;待第四场马谡、王平领兵抵达街亭上场时,再用后半段。

这一种多用在唱与唱之间。例如《草桥关》中姚期唱完太和殿上后,即接打此种起法的慢长锤来配合动作,然后再接唱原板。

扑灯蛾
[扑灯蛾]原为昆曲干念牌子,京剧移用。水底鱼可以不念词句,扑灯蛾则必须念词,只是句数长短并不限制。多用在感情激动的情况下,配合念数板。例如《狮子楼》中,武松与士兵的对念:士兵一言来提醒,武松起下杀人心!就是扑灯蛾。再如《鱼肠剑》中专诸念的牛二太欺心,太欺心!也是扑灯蛾。至于牛二接着念的扑灯蛾,则是小锣扑灯蛾,打法与大锣相同。

念法三:台||:匡 七 台 七:||匡 七 台七 台|仓 令才 衣台 仓 大大|大大
大大 衣 仓O

急急风
急急风在演奏速度上比一般锣鼓点子快,多用于急促、紧张、激烈及战争的情境,用以配合人物的上下场及行路、战斗、厮打等动作。例如《打鱼杀家》中萧恩唱罢听一言不由我七窍冒火后,与教师们的对打;《空城计》的司马懿幕内唱完大队人马往西城之后的领兵上场时,也用急急风。

多罗O

紧锤
又名望家乡或串锤。基本上以大锣连击,声音不断。用在快板之前,是快板的入头,多用于匆忙、紧张的情境。一般快板多有胡琴过门,但在紧锤之后,也可以立即接唱,表示情绪急迫,如《赤桑镇》中吴妙贞唱完见包拯我怒火满胸膛后接唱的快板;另外也可作配合简短动作的锣鼓,如《大保国》中徐彦昭上场也是用紧锤。

用在唱二六以前有动作或念白的时候。例如《四郎探母》中杨延辉唱西皮散板老娘亲请上受儿拜后打此锣鼓,配合他跪拜动作和才住后的鼓点子配合哭泣表情,多罗是二六板入头。

搓锤
搓锤用以配合表现焦急的情绪或是失常的动作。但只用于某种特定的唱腔之后。例如《搜孤救孤》,程婴唱完回龙后,即接打搓锤。再如《问樵闹府》中范仲禹唱四平调叫一声范金儿你来了罢!之后,接打搓锤,以配合范仲禹甩发动作和他的神智昏迷状态。

念法四:O 台||:匡七 台 七:||匡 七 台七 台|仓 O||

阴锣
所谓阴锣即是大锣、钹的弱音演奏,但小锣从始至终并不作弱音。阴锣是配合暗中的或是迟缓的动作,包括改装、跳形等。剧中用得最多的如《三岔口》、《武松打店》、《白水滩》等,配合剧中人物的摸黑、觅物和迟缓的动作。另如《女起解》中崇公道为苏三戴枷,《宇宙锋》中赵艳容下场改装等,都是用阴锣。

快长锤快长锤是由长锤和凤点头结合而成,演奏时速度较快。多用于快板、流水、摇板的入头,同时配合较急促的上下场或走圆场的动作。例如:《定军山》中黄忠攻打开荡山上场唱快板时;《打鱼杀家》中李俊、倪荣上场开唱前,都用快长锤。但。

九锤半
又名双飞燕常用于剧中人物一时较匆忙的动作或紊乱的情况,或配合暗中动作等。例如《三岔口》中任堂惠脱衣搜查旅店,《白水滩》中青面虎被押解上场,《英雄义》中的水战等。也用于带滑稽性的唱腔以后和动作中。例如《辕门斩子》中杨延昭唱完听罢言来笑开怀后,焦赞做滑稽动作时;《牧虎关》中高旺唱完回龙腔后,与小达婆作戏耍状时,都用九锤半。九锤半一般不独立使用,后面常接阴锣或马腿儿。

念法一:O 台||:匡 七 台 七:||匡大 衣|空 才|仓 令才 衣台|仓 |

马腿儿
马腿儿是一个三拍子的锣鼓,能反复演奏,节奏较快。马腿儿单起演奏时很少,常接在阴锣、九锤半或急急风的后面。多用于武戏中配合两人单刀对打的各种套数及泅水等动作。如《战马超》中张飞与马超的夜战,《闹天宫》中孙悟空与青龙的对打,《英雄义》中水擒史文恭时阮小二等的泅水等,都用马腿儿。

念法二.:大大|衣衣||:匡 七 台 七:||匡大 衣|空 才|仓 令才 衣台|仓 |

叫头
叫头多用于人物的喜悦、愤怒、悲痛、焦急等感情激动而发出呼喊或控诉的时候。有单叫头、双叫头、三叫头之分。例如《宇宙锋》中赵艳容听说要把她送进宫里作妃子的时候,便起一个单叫头表示向赵高的呼喊;在情绪特别高昂时,把两个叫头连在一起,重复呼喊一次,称双叫头,如《女起解》中苏三独自感叹时,所呼叫的天哪,天!就是双叫头。三叫头一般用在比较悲伤或人物比较豪放的情况下,如《苏武牧羊》、《卧龙吊孝》中回龙之前的叫头即为三叫头。

此种快长锤也可以双楗领奏,双收开始在
大这种又名快长锤双收头,也作为过门的入头。用在排场较大、速度较慢的情况下。如《黄鹤楼》中周瑜上场、《霸王别姬》中虞姬上场都用。

小锣叫头
多用在感叹的时候。如《洪洋洞》中赵德芳问:御妹丈此病从何而起?杨延昭在回答感叹时,即用小锣叫头。另外丑角多用此种叫头,如《战太平》中花安向郜氏反目时,在念白前的呼喊,就是用小锣叫头。

念法四.:O 台||:匡 七 台 七:||匡七 台|仓O|

大锣哭头
这是配合京剧唱腔程式哭头而用的锣鼓点子,用于剧中人物哭泣时。有配合散板中的哭头用的,如《斩马谡》中斩过马谡以后,诸葛亮哭马谡时,在唱马谡!参谋!啊!的哭头时,即用此种哭头。还有用于快板或摇板中间,如《坐宫》一场,杨延辉在唱眼睁睁高堂母难得见一句时,即用哭头。

散长锤又名撞金钟、摇板长锤。是散板的入头,或用以配合缓慢、迟疑情绪的动作。例如:《文昭关》中伍员的上场;《二进宫》中徐彦昭、杨波的上场;《捉放曹》行路一场,曹操、陈宫的上场和《二进宫》中徐延昭、杨波的上场,都用散长锤。

小锣哭头
多用于配合剧中旦角及较平静的场合所唱的哭腔。如《武家坡》中王宝钏唱:啊!狠心的强盗啊!即用小锣哭头。

念法:扎 大衣台||:匡七…台七…:||:匡 七 台 七:||匡七 台才 台|仓
令才 乙台|仓

四锣哭头
这是哭头的一种简化形式。往往是在一剧中,需要很多哭头的时候,以它来加入应用,避免过多的重复,如《四郎探母》中哭堂一折。

  1. 不作唱上的锣鼓,也不作二黄摇板的入头。 dddd…d
    d.:…….后来,这种拗锤又逐渐演变成下列的一种形式:

上板哭头
专用于二黄原板的唱腔中,如《文昭关》二黄快原板中哭一声爹娘不能相见,不能啊见!即用上板哭头。

念法二:龙冬 衣大衣台||:仓 台 才 台 :||仓 台 才 台|仓 台 才 台|仓 O

乱锤
用以表现人物的焦急、烦躁、纷乱的情绪,也配合上下场及相应的动作,节奏先后快慢不同,每一小节七下都是先慢后快。如《空城计》中诸葛亮念:难道叫我束手被擒?这束手被擒!这这这下面即用乱锤表现其焦灼情绪。

纽丝多用于散板的入头,同时也配合上、下场及一般的动作。如《空城计》中诸葛亮下城后,唱人言司马善用兵一段之前;再如《四进士》中宋士杰被轰下堂去,在他唱散板前,为了配合他的伤痛和挣扎起立的较迟缓的动作,也用纽丝。在反复中间。如《审头刺汤》:汤勤:如此说来,我那亲哎呀,不要乱七八糟的。嗯哼!陆炳:在配合人物动作时,大锣可适当地作揣锣或加锣来加强伴奏气氛。

脆头
用法略同于乱锤。分为硬脆头与软脆头。脆头常用于表现人物的羞愧、惊怒的情感或动作,但只是用以加强表情,不作上下场用,也不能配合时间较长的动作。如《赵氏孤儿》中魏绛所唱的汉调二黄,即是用软脆头起。

念法一:|龙冬 八大台|仓 台 才 台|:仓 台 七台 乙台:|仓台 才|仓 台 才
台|仓 0|

扫头
在戏中,有时为了使剧情紧凑,省去原来唱词中的末句,而以动作代替,术语叫扫。扫头就是配合这种动作的锣鼓。如《别窑》中,薛平贵最后下场时唱:你回寒窑且忍耐,我到军前再作安排。此时间顾不得夫妻恩爱,第四句就扫去了,用王宝钏扯住薛平贵,薛推王,王倒地等一系列动作代替唱词,锣经即用扫头配合。扫头往往是依其动作的快慢、长短不同,而能加以伸张或缩减,所以又含有小扫头、快扫头、计数扫头等不同形式。

念法二:|龙冬 八大台|仓 才0|仓 才 0都|仓 台 才 台|仓台 七台 乙台|

撤锣
又叫大换小,即撤去大锣,改用小锣之意。如前一场为大锣下场,次场为小锣上场,或一出戏的第一场即为小锣上场,都需要用撤锣。大锣的打法逐渐缓慢、削弱到消失,再接后面的小锣锣经。如《空城计》中,司马懿兵发西城后,在大锣声中下场,次场诸葛亮在小锣声中上场,中间即用撤锣。再如《四郎探母》第一场坐宫,杨延辉上场之前即用撤锣。

快纽丝也是散板的入头,也可以配合上下场用,常用于比较匆忙、紧迫的情境。如《大保国》中杨波上场时唱的散板,即用快纽丝作入头。演奏
1抽头又名七字锣,作用是原板的入头,但习惯上。例如《文昭关》中伍子胥唱二黄原板哭一声爹娘不能相见,不能见,爹娘啊以后,接打抽头再唱原板。此外,打法说明:交边的楗子稍靠近鼓边的上前方。反复进行中,鼓楗可全打单点。

一锤锣
又名大锣打上、大锣打下、原场、回头等,名称很多,形式变化也很多,用途也很广泛。除了配合上下场的动作以外,也适用于一般的动作和歌唱、念白的前后,兼有冲头、住头的部分作用。一锤锣节拍自由、舒展,多用于以伴奏老生、花脸的缓慢上场,烘托其宏大的气度。用于上场的如《失街亭》中诸葛亮升帐的上场;用于下场如《失街亭》中诸葛亮唱完免得我亲自去把贼收之后的下场;配合一般动作的如《卖马》中秦琼与单雄信自我介绍以后的互换座位。用于歌唱前后的如《武家坡》中薛平贵唱导板提起当年泪不干之前的锣鼓;用在念白前后的如《三堂会审》中苏三念犯妇纵死九泉,也是甘心眠目的了之后的锣鼓。

念法二:|大大大大|衣大衣台|:仓 令台 七台 乙台:|仓 令台|衣大 衣|仓.才
乙台|仓 |

快原场
快原场是一锤锣的更简化形式。多用于歌唱前后和念白前后,用以加重语气,同时配合动作。一出戏开锣时,常用快原场作为戏前的空场锣鼓。

小锣抽头小锣抽头也是摇板、流水、快板的入头,在文静的气氛下,配合上、下场、走圆场及其它动作。例如《洪洋洞》杨延昭第二场上场唱二黄摇板时,《打渔杀家》萧桂英捧茶上场唱西皮摇板和《桑园会》秋胡上场唱快板,都用小锣抽头。

小锣原场
又称小锣打上、小锣打下,用于戏中排场较小,气氛较平静或角色身份较低的场面,配合人物上下场,间或配合台上的动作。《击鼓骂曹》中弥衡头一次上场时即用小锣原场配合他的上场动作。一般用作主要人物第一次上场的锣鼓时,前面通常加一个小锣帽子头。

念法:大大大大|衣大衣令||:台 令台 乙台 乙令:||台 令台 衣大 衣|令台
乙台 台||

旦上场
又名小锣旦上场。旦上场的节拍自由,效果沉静,多用以伴奏青衣花衫等旦行角色上场,用以衬托其端庄幽雅的气度,如《宇宙锋》中赵艳容的上场。老旦上场有时也用此锣鼓,如《钓金龟》中康氏的上场。

  1. eB e|Q Ko|,K lt|ct db t|Ko|

单搜场
单搜场专用于配合剧中的搜索动作。如《战宛城》中夏侯淳向张绣身上搜查时,即用单搜场。

17.到小锣抽头大锣水底鱼水底鱼原为昆曲干念的牌子,京剧移用,省略原有的词句,只用锣鼓部分。主要用途是配合行路时匆忙急促的步伐。例如《望江亭》第一场,谭记儿与白士中下场后,白道姑念:待我关了观门。随即由四家丁、张千、李万引杨衙内急忙上场,这时即用水底鱼锣鼓。

走马锣鼓
又名走马长锤。用于武戏中节奏较缓慢的武打场面。约有下列几种用途:1、配合备马的动作,如《牧虎关》中高来为高旺备马。2、配合神话戏的跳形舞蹈动作,但开头的形式不同。如《金山寺》中水族的舞蹈。3、配合武戏的打四门斗,如《樊江关》中薛金莲与樊梨花的对剑。4、配合水中的战斗,如《战金山》中梁红玉与金兀术的水战。此外,《英雄义》、《战马超》的对枪时,亦均用走马锣鼓。

这是整用的水底鱼。例如《宝莲灯》刘彦昌:身为洛州正印,与民判断冤情水底鱼。

大锣夺头
大锣夺头是慢长锤的结束部分。在人物没有什么大动作的情况下,常作为原板、慢板、二六的入头而单独应用。例如《甘露寺》中刘备过江时,上船以后所唱的原板;《法门寺》中庙堂一场宋巧姣所唱的慢板;《空城计》中诸葛亮在城楼所唱的二六等,胡琴过门前,都用夺头。

  1. []即先用四边静的前半段
    扑灯蛾扑灯蛾原为昆曲干念牌子,京剧移用。水底鱼可以不念词句,扑灯蛾则必须念词,只是句数长短并不限制。多用在感情激动的情况下,配合念数板。例如《狮子楼》中,武松与士兵的对念:士兵一言来提醒,武松起下杀人心!就是扑灯蛾。再如《鱼肠剑》中专诸念的牛二太欺心,太欺心!也是扑灯蛾。至于牛二接着念的扑灯蛾,则是小锣扑灯蛾,打法与大锣相同。

小锣夺头
小锣夺头的形式变化很少,也是原板、慢板、二六的入头。如《凤还巢》中程雪娥唱完导板日前领了严亲命之后就是接小锣夺头,还有《洪洋洞》中杨延昭唱的二黄原板为国家哪何曾半日闲空之前也是用的小锣夺头。

20.
紧锤又名望家乡或串锤。基本上以大锣连击,声音不断,是快板的入头,多用于匆忙、紧张的情境。一般快板多有胡琴过门,但在紧锤之后,也可以立即接唱,表示情绪急迫,如《赤桑镇》中吴妙贞唱完见包拯我怒火满胸膛后接唱的快板;此外也可作配合简短动作的锣鼓,如《大保国》中徐彦昭上场也是用紧锤。

平板夺头
平板夺头是专作四平调的过门入头用的,如《乌龙院》和《闹府出箱》等剧都用此锣经。

22.
阴锣所谓阴锣即是大锣、钹的弱音演奏,但小锣从始至终并不作弱音。阴锣是配合暗中的或是迟缓的动作,包括改装、跳形等。剧中用得最多的如《三岔口》、《武松打店》、《白水滩》等,配合剧中人物的摸黑、觅物和迟缓的动作。又如《女起解》中崇公道为苏三戴枷,《宇宙锋》中赵艳容下场改装等,都是用阴锣。

小锣平板夺头
也是四平调的入头,但和平板夺头相反,多用作大过门的入头。例如《梅龙镇》李凤姐第一次上场唱四平调时,即用此。小锣平板夺头又可作为[吹腔]的入头,如《奇双会》李桂枝第一场唱上。

  1. 双飞燕
    马腿儿马腿儿是一个三拍子的锣鼓,能反复演奏,节奏较快。马腿儿单起演奏时很少,常接在阴锣、九锤半或急急风的后面。多用于武戏中配合两人单刀对打的各种套数及泅水等动作。如《战马超》中张飞与马超的夜战,《闹天宫》中孙悟空与青龙的对打,《英雄义》中水擒史文恭时阮小二等的泅水等,都用马腿儿。

大锣单楗凤点头
大锣单楗凤点头是快长锤的结束部分,用于台上开唱的摇板、流水的入头,但凡是凤点头均不作上场开唱用。例如《打鱼杀家》中,李俊唱完手搭凉篷用目瞅之后,接一凤点头入摇板过门,倪荣再接唱柳荫树下一小舟。

26.
小锣叫头多用在感叹的时候。如《洪洋洞》中赵德芳问:御妹丈此病从何而起?杨延昭在回大感叹时,即用小锣叫头。此外丑角多用此种叫头,如《战太平》中花安向郜氏反目时,在念白前的呼喊,就是用小锣叫头。

小锣凤点头
也是摇板或流水的入头,多用于比较文静的场面。例如《捉放曹》中陈宫与吕伯奢对唱时所起的流水,用的即是小锣凤点头。

  1. 小锣哭头多
    四锣哭头这是哭头的一种简化形式。往往是在一剧中,需要很多哭头的时候,以它来加入应用,避免过多的重复,如《四郎探母》中哭堂一折。

大锣双楗凤点头
也叫纽丝凤点头。是散板的入头,应用较普遍。有时与纽丝结合使用,有时也单独使用,多用于开唱之前动作不多的情况下。例如《空城计》中诸葛亮唱退司马保空城全仗此琴的西皮散板,即用大锣双楗凤点头开唱。另外,也用于急促、紧张的情境之下,例如《阳平关》中黄忠唱西皮散板黄忠今日遭圈套和赵云接唱好似天神下九霄之间,即用大锣双楗凤点头。

31.
乱锤用以表现人物的焦急、烦躁、纷乱的情绪,也配合上下场及相应的动作,节奏先后快慢不同,每一小节七下都是先慢后快。如《空城计》中诸葛亮念:难道叫我束手被擒?这束手被擒!这这这下面即用乱锤表现其焦灼情绪。

散长锤凤点头
散长锤凤点头是散长锤的结束部分,作为散板的入头。例如《法门寺》中宋巧姣唱西皮散板唤一声好一似鹰拿雀燕,即用散长锤凤点头作为入头;另如《二进宫》中杨波唱完四郎我儿击宫墙之后,四郎接唱铜锤一举双环响时,也是用此锣鼓作入头。

  1. 不作上下场用,也不能配合时间较长的动作。
    扫头在戏中,有时为了使剧情紧凑,省去原来唱词中的末句,而以动作代替,术语叫扫。扫头就是配合这种动作的锣鼓。如《别窑》中,薛平贵最后下场时唱:你回寒窑且忍耐,我到军前再作安排。此时间顾不得夫妻恩爱,第四句就扫去了,用王宝钏扯住薛平贵,薛推王,王倒地等一系列动作代替唱词,锣经即用扫头配合。扫头往往是依其动作的快慢、长短不同,而能加以伸张或缩减,所以又含有小扫头、快扫头、计数扫头等不同形式。

35.
一锤锣又名大锣打上、大锣打下、原场、回头等,名称很多,形式变化也很多,用途也很广泛。除了配合上下场的动作以外,也适用于一般的动作和歌唱、念白的前后,兼有冲头、住头的部分作用。一锤锣节拍自由、舒展,,烘托其宏大的气度。用于上场的如《失街亭》中诸葛亮升帐的上场;用于下场如《失街亭》中诸葛亮唱完免得我亲自去把贼收之后的下场;配合一般动作的如《卖马》中秦琼与单雄信自我介绍以后的互换座位。用于歌唱前后的如《武家坡》中薛平贵唱导板提起当年泪不干之前的锣鼓;用在念白前后的如《三堂会审》中苏三念犯妇纵死九泉,也是甘心眠目的了之后的锣鼓。

37.
小锣原场又称小锣打上、小锣打下,用于戏中排场较小,气氛较平静或角色身份较低的场面,配合人物上下场,间或配合台上的动作。《击鼓骂曹》中弥衡头一次上场时即用小锣原场配合他的上场动作。一般用作主要人物第一次上场的锣鼓时,前面通常加一个小锣帽子头。

39.
单搜场单搜场专用于配合剧中的搜索动作。如《战宛城》中夏侯淳向张绣身上搜查时,即用单搜场。

  1. 1234
    大锣夺头大锣夺头是慢长锤的结束部分。在人物没有什么大动作的情况下,常作为原板、慢板、二六的入头而单独应用。例如《甘露寺》中刘备过江时,上船以后所唱的原板;《法门寺》中庙堂一场宋巧姣所唱的慢板;《空城计》中诸葛亮在城楼所唱的二六等,胡琴过门前,都用夺头。

43.
平板夺头平板夺头是专作四平调的过门入头用的,如《乌龙院》和《闹府出箱》等剧都用此锣经。

45.
大锣单楗凤点头大锣单楗凤点头是快长锤的结束部分,用于台上开唱的摇板、流水的入头,但凡是凤点头均不作上场开唱用。例如《打鱼杀家》中,李俊唱完手搭凉篷用目瞅之后,接一凤点头入摇板过门,倪荣再接唱柳荫树下一小舟。

47.
大锣双楗凤点头也叫纽丝凤点头。是散板的入头,应用较普遍。有时与纽丝结合使用,有时也单独使用,多用于开唱之前动作不多的情况下。例如《空城计》中诸葛亮唱退司马保空城全仗此琴的西皮散板,即用大锣双楗凤点头开唱。另外,也用于急促、紧张的情境之下
散长锤凤点头散长锤凤点头是散长锤的结束部分,作为散板的入头。例如《法门寺》中宋巧姣唱西皮散板唤一声好一似鹰拿雀燕,即用散长锤凤点头作为入头;令如《二进宫》中杨波唱完四郎我儿击宫墙之后,四郎接唱铜锤一举双环响时,也是用此锣鼓作入头。

50.
小锣三锣凤点头小锣三锣凤点头是快板的入头。如《群英会》中鲁肃唱昨日里在帐中夸下海口和这件事本是你自作自受这两段快板前所用即是。

52.
一锣凤点头又名一锤凤点头。有几种不同变化形式。一是凤点头的简化形式,用来代替凤点头,如《打鱼杀家》中李俊唱完之后,倪荣接唱前,可以用简化的一锣凤点头来代替。二是小锣的一锣凤点头,如《宇宙锋》中秦二世念内侍,掩灯而进,有时以此代替正格的凤点头。三是作为流水板的入头,并加强语气,如《玉堂春》中苏三唱王公子好比采花蜂一段流水板之前。四是作为散板的入头,例如《法门寺》中刘公道唱怕犯王法当乡约的散板等,都是用一锣凤点头作为入头。

54.
小锣帽子头此为。如《坐宫》中杨延辉出场亮相时即用,然后接小锣原场;作为慢板的入头如《二进宫》中李艳妃唱的第一段慢板前,所用即是。

56.
小锣导板头小锣导板头也是作为导板的入头,只是使用的场合不同,视剧情而定。一般情况,多用于旦角且剧中情境较平和。如《坐宫》铁镜公主所唱夫妻们打坐在皇宫院,《武家坡》中薛平贵所唱八月十五月光明,《二堂舍子》中王桂英出场前的二黄导板等,都是用的小锣导板头,因当时情境不需要用大锣来演奏。

58.
小锣南梆子导板头专作南梆子导板的入头。例如《白蛇传》中游湖一折白素贞所唱导板。

60.
[][]小锣归位小锣归位的用途同于归位,只是按照剧中人物身份和情节的要求有所差别。如《击鼓骂曹》中祢衡在讽刺曹营将士的大段念白之前,即用小锣归位。

大锣五击头又名五锤。用于人物简单的上下场及配合舞台上的简短动作。例如《搜孤救孤》中程婴定计一场的上场。有时用以加强语气。如《空城计》中诸葛亮独白唉!之后,即打五击头。

小锣五击头用途与大锣五击头一样,只是根据剧中角色和情境的不同而使用。如《女起解》中崇公道的上场。

64.音响、节奏均强,由于大锣在小锣和铙钹的配合下共敲四下而得名。主要是配合人物上下场及亮相。例如《艳阳楼》高登的上场;《定军山》黄忠的上场等,都用四击头。另外,在起霸中多用四击头来配合亮相。

  1. 12345
    二三锣小锣二击、三击反复使用的叫二三锣。用于念引子、诗及唱点绛唇、粉蝶儿等曲牌的中间,或是在念白里需要分出许多段落的时候,使语句更为分明。例如《空城计》中诸葛亮所念引子:羽扇纶巾,四轮车,两代贤臣,再如《问樵闹府》中樵夫所念:相公听了,前半月,大路旁边,有一顽童等都是二三锣。

67.
整场或大段剧情的结束用来结束原板、慢板的唱腔唱完散板以后,同时配合下场的动作
小锣收头小锣收头和大锣收头大致相同,只是用在以小锣开唱的摇板、原板以后。例如《问樵闹府》中范仲禹唱完二黄原板到今日饮酒酒醉人,即用小锣收头。

69.
小锣住头小锣住头多用作:、歌唱或念诗的结束。、配合上场。、配合下场的动作。、配合台上的小动作。

  1. 小锣两击多用于加重语气。如《宇宙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